无标题文档
今日天气预报   
无标题文档
劳模先进
  劳动模范
  各类先进
  团队风采
  劳模风采
 
团队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劳模先进> 团队风采
她们:托起医院急诊的半爿天——记中山医院急诊科护理团队
2014-06-30
 
 

    为了病人,这些看上去娇弱的姑娘们,吃得了冷饭,熬得了通宵,受得起委屈,不怕苦,也不怵累……是她们托起了医院急诊的半爿天。

争分夺秒与死神赛跑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急诊的普通一天,抢救区病人93个,实际核定床位8张。

    “抢救班请到预检台!”护士项莉手脚麻利,语速快且温柔。预检台的工作不仅需要具备一天对着三四百人说话的耐力,更要有八个小时不挪地的定力。

    “忍着不喝水,因为上不了厕所。忙的时候不觉得,等到下班了才觉得嘴巴好干,想上厕所。”

    身着“绿马甲”的周小吉护士一路小跑,量血压、吸氧、听诊、开医嘱、转移患者至病床、建立静脉通路,一气呵成,15分钟就完成了对血氧饱和度仅79%的气急患者的抢救。

    周小吉今天值抢救班,醒目的“绿马甲”让她显得更加自信:“以前接诊一个抢救患者,要测量血氧饱和度、体温、血压等等,来回要走六七次。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就在工作中借鉴摄影师的马甲,把需要的抢救器材都装进马甲口袋。” 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专门严格的技术培训是有资格穿上“绿马甲”的前提,“‘绿马甲’随叫随到,病人哪里有问题,‘绿马甲’就上,进行生命体征监测。”

    周小吉马不停蹄地穿梭于抢救区内、中、外三区,“危重病人需要专人负责,‘绿马甲’标识性强,便于医务人员甄别患者症状的轻重缓急,不延误病情。”

    对于中山医院急诊室的护士来说,危重病人到急诊后,5分钟内必须完成心跳、血压、呼吸等生命体征的检测、给病人吸氧、建立静脉通道;基本上每个病人的抢救能够在20分钟内完成。

每天平均弯腰上百次

    中午一点半,急诊输液室护士长管灵芝和其他几位当班护士挤在狭小的值班室里吃午饭。“今天已经算是按时吃饭了,平时病人排长队的时候,她们都自觉让高峰过掉,有时候要到2点、2点半才能吃饭。”管灵芝话语里透着心疼。

    护士宋俊早上泡的茶一口都没顾得上喝:“我们早上都多吃一点,因为病人的病情是瞬息万变的。我们要体恤病人的心情,他们都希望尽早地吊上补液,其实病人急,我们也急,就想早点安顿好他们,自己吃饭也能安心一点。”

    在中山医院,急诊就诊高峰时每天输液超过1200人次,165个输液座位带上35个“加座”还供不应求。补液室的护士们每天平均弯腰近百次,静脉曲张袜和护腰成了每个人的必备品。姑娘们生病了都会坚持上班,实在坚持不下才会提前换班。

    宋俊这样描述自己身边的姐妹们:“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生病就不上班,发烧39度坚持工作是常态,自己看病总等到下班才去找医生;从来不会要求坐下歇一会,看到病人就忘了自己的劳累……”

    中山医院年急诊人次近19万,140名急诊护士,年龄在2040岁,分布在急诊抢救、预检、补液、监护、周转部等岗位,每人每个月平均上1012个夜班。

温毛巾递到儿子手里

    在急诊室,生与死是沉重却无法回避的话题。开过268张死亡证明的中山医院医务处副处长孙湛,自嘲自己很“霉”:“不了解医护群体的人评价我们为“冷血”,但我们不得不冷静,冷静的时候才能抢救病人。家属已经哭天抢地了,我们再哭天抢地能行吗?谁去救人?我们必须冷静!”医护人员的泪水患者也许看不见,“我们的难受放在抢救以后,很多时候会流眼泪,但抢救的时候一定要控制,这是我们的职业操守。”

    护士蔡吉难忘自己当值的一个大年夜:抢救室里一位脑出血老太太病情突然加重,唯一的儿子在外地出差,正在往回赶的路上。当时老人家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但医护人员仍然坚持心肺复苏,希望能稍稍减轻儿子的遗憾。当儿子看到躺在那儿的母亲时,失声痛哭,整个抢救室里气氛异常凝重。蔡吉默默地协助医生拔除插管,撤掉输液管,关闭呼吸机。当为患者拭去最后一个胶布痕迹后,她将温毛巾递到儿子的手里,说:“再给妈妈洗次脸吧!”

    男子像小孩一样,认真地点点头,任泪珠从脸颊上滚落下来,轻轻地为母亲擦洗。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蔡吉声音仍有些沙哑:“我想他会永远都记得曾为母亲洗过脸。”

最怕病人、家属不理解

    急诊的工作很有挑战性,医护人员说,急诊人不怕工作忙,不怕面对很重的病患,不怕生老病死,最怕不被病人和家属理解。“最让我们伤心的就是有些家属还会动拳头、打骂医务人员,甚至拿刀伤害我们,这对我们心理上的打击很大。”

    患者的理解和肯定是医护人员工作最大的动力。“病人能理解我们,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共鸣了,就算累一点苦一点,晚点吃饭算什么,我一样甘之如饴。”宋俊希望能用全心全意的服务赢得病人的肯定,“和谐的医患关系让我更有激情为病人服务。”

    想起多年前给病人补液时的几句交谈,她的心里仍然感到温暖:“有一次,我给一个病人输液,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他说:‘没关系,前两天比今天人还多,等的时间还要长,但是我们能理解你们,你们年纪这么轻,还有家里需要照顾,我们多等一会没关系,我觉得你们就像我们60年代纺织厂的工作’。

    2014年春节前夕,急诊周转一部的一位阿姨在子女的陪同下开心地向护士丁盛梅告别,出院回家过年。家属对中山医院医护人员住院期间对母亲的照顾赞不绝口:“护士很不容易,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整天就是忙,但一直都带着笑容和热情对待每一个人。这真的是我们的肺腑之言。”阿姨看着“白大衣”们恋恋不舍:“舍不得,把我们像亲人一样对待,不像外头人,像自己人一样。”

    患者康复离院是医护人员最感自豪和欣慰的一刻。护士长冯丽说:“看着病人健康出院了,说声谢谢,这时候让我付出一切都愿意。”

  齐璐璐 冯颖

 
返回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11 上海医务工会 版全所有
沪ICP备160276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