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今日天气预报   
无标题文档
职工风采
  书画
  摄影
  杂文
  优秀人物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职工风采> 杂文
昆曲里的风景
2014-05-31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桃李争妍似乎还是昨天的事,一场场或细碎或滂沱的雨眼看着就要把夏天带来了。然而与其感伤岁月奄忽,倒不如在匆匆的步履间偶尔停驻,当一回景中之人,品一回心中之景。

    文学作品中自然不乏写景之篇,王国维曾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不论“有我”、“无我”,其实都是人与自然交流融合的结果。

    昆曲是戏曲,戏文里的主角自然是人,但有人之处,又常常少不得景,人在景中,景中有人,这戏才有意思。再加上昆曲迤逦婉转的“水磨腔”,自然之景便被人给演活了。

最是今春留不住

    要说起昆曲中的春景,自然绕不开《牡丹亭》,一个春天里的梦,引发了多少故事?而其中《游园惊梦》一折又最是把春天之美表现得酣畅淋漓。

    梦回莺啭,杜丽娘在春日的清晨醒来,便迫不及待要去游园赏春。“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飘荡的游丝引逗得这位足不出户的闺门小姐第一次踏进了自家的花园,眼前的景致立即牵住了她的目光:“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谁道断井颓垣反不与这良辰美景相称,杜鹃荼蘼、燕语莺啼又不映照出女主人公的一腔心事?“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软,那牡丹虽好,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剪,听呖呖莺声溜的圆。”少女被眼前这充满活力与自由的春景所感染,目中所见之物也似乎都有了神情和意态,在尽情绽放中又透露出一丝丝伤感与无奈。而这之后,梦中的如花美眷、相看俨然则更是离不开这大好春光的映衬了。

似是秋风诉衷肠

    秋天既有草木摇落、西风凋敝之况,却也不乏碧落无尘、秋风爽气之宜。所谓悲喜,皆是人们在各自的境况中,心下酝酿发酵,油然而生。

    “月明云淡露华浓,欹枕愁听四壁蛩。伤秋宋玉赋西风,落叶惊残梦。”《玉簪记·琴挑》一折中,月明如洗的秋夜,落第书生潘必正,对着明月淡云、西风落叶、闲庭悄然,他眼中的秋夜是清寂萧索的,只盼着秋风吹散心头的烦闷。

    而在同样的夜晚,庵中尼姑陈妙常趁着月明风静,抚弄冰弦,“粉墙花影自重重,帘卷残荷水殿风,抱琴弹向月明中。香袅金猊动,人在蓬莱第几宫。” 她眼里的秋天是清泠而幽静的:月光如水,重重叠叠的花影在粉墙上摇曳,屋前池塘中秋荷静静伫立,池上凉风拂来,月下抚琴,聊寄幽怀,案头香炉上的金猊在袅袅轻烟中跳脱欲动,如处仙境之中。

    再看看《长生殿·小宴》中,唐明皇与杨贵妃一同游园,共赏秋色。二人下得辇来,便被这秋景所深深吸引:“天淡云闲,列长空数行新雁。御园中秋色斓斑,柳添黄,苹减绿,红莲脱瓣。一抹雕阑,喷清香桂花初绽。”一曲诉尽了对秋日的赞美。再携手向园中走去,这对有情人眼中的秋景便是处处生情了:“携手向花间,暂把幽怀同散。凉生亭下,风荷映水翩翻。爱桐阴静悄,碧沉沉并绕回廊看。恋香巢秋燕依人,睡银塘鸳鸯蘸眼。”此情此景,怎不让人对秋天充满向往?

    昆曲中的景色还有很多,而更多的风景恰恰是在那清丽悠扬的声腔中,在那凌波生风的水袖中,在那巧笑顾盼的姿影中,等着我们去发现。

  王燕(华东疗养院)

 
返回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11 上海医务工会 版全所有
沪ICP备160276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