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今日天气预报   
无标题文档
职工风采
  书画
  摄影
  杂文
  优秀人物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职工风采> 杂文
乡村学校
2014-06-30
 

    我的小学和中学是在乡村学校度过的,那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了,那么遥远,又仿佛就在昨天。

    堡镇是崇明“桥、庙、堡、浜”四个大镇之一,下辖十八个村。为了方便村里的小孩就近读书,每三、四个村建有一所学校。我们读书的永和村学校由小学和中学组成,前后共有三排教室,一面围墙,合成一个大大的“口”字。尽管校舍简陋,但如此规模的青砖瓦房已经是村里最好的建筑了。学校很难得有个宽阔的操场,二百多米的跑道是用煤屑铺成的,两副老式的篮球架,木制篮板在日晒雨淋下有点摇摇欲坠。操场边、教室后槐树、杨柳、梧桐、水杉等形成的树荫充满了生机。教室里的黑板是用木板刷上黑漆做成的,由于频繁地书写擦拭,黑板上的漆掉得东一块、西一块的,斑驳不堪。教室四面的墙上张贴着类似“五讲四美三热爱”、“眼保健操示意图”等宣传画,有些班级甚至还挂着马恩列斯毛伟大导师的画像。

    乡村学校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的,妥帖自然,它是乡村孩子心目中最向往的地方。晨曦初照,方圆三、四公里的小孩背上书包,沿着乡间小道,三五成群地来到这里,伴随着朗朗的读书声,沉寂的农村一下子充满了希望和生气。

    这里的很多老师就住在村里,他们的生活已经纳入了乡村的轨道。上午上课,下午高挽了裤腿在自家的责任地里,手握粉笔的手常常见到厚厚的茧子。他们中很多尽管不是“科班”出身,文化水平参差不齐,其中也不乏佼佼者,既上语文、数学等主课,还能身兼美术、音乐、体育等课程,虽然算不上专业,但很敬业。

    盛夏的时候,教室特别闷热,老师就干脆把课堂搬到走廊里,简易黑板靠在木架子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投射下来,风吹来,凉飕飕的。知了叫得太吵了,老师就跺跺那棵树,受到惊吓的知了就“吱——”一声飞远了。

    然而,冬天就没那么惬意了。崇明乡下的冬天非常寒冷,呼呼的西北风直往教室的墙缝里钻,我们这些小孩子的手被冻得乌青发紫,手指麻木握不住笔,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没了模样。那些特别不耐冻的同学,不停用嘴巴对双手哈气,使劲用脚跺着地面。下课铃终于响了,同学们冲出教室,二十几个人一排溜站定,紧靠着墙壁,大家高喊“挤啊”,然后从两边向中间使劲地挤,中间的人就会被挤出来,而这被挤出来的人又会站到两边,接着挤,这样,不到一会儿,大家的身上就都暖和起来了。这种充满乐趣的挤暖运动被我们形象地叫作“轧猪油”,在彼此亲昵的推搡挤压中,那逡巡不去的寒意顿时被我们踩在脚下。

    二年级的时候,学校来了位年轻漂亮的实习老师,听说是刚从师范学校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正好上我们班的语文。她的教学方法和年长的教师刻板沉闷形成鲜明的对比。上她的课,我们不再心有旁骛,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我们静下心来。上课时,窗外经常有朝朝暮暮的年青人偷偷往里看,她的脸慢慢泛起红晕来,但依然镇静自若。她的到来,无疑给平静的乡村小学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一些老教师经常悄悄地来到教室后面听她的课,认真做着笔记,甚至连行动不便的老校长也经常来光顾。

    她还教我们音乐,能把学校唯一一架破旧的风琴弹出好听的歌曲来,美妙的旋律在她指尖魔幻般跳跃,我们学得特别用功,为了那年的“六·一”汇演,她搬出学校所有的打击乐器,整饬一番,教我们排练打击乐表演“洋娃娃和小熊跳舞”,我煞有介事地拿着小沙锤竟然也能和上节拍:“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地一二一……”结果那一年的汇演我们的节目拿了优胜奖。

    课间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钟,但我们活动的花样可多了:跳皮筋、丢手绢、老鹰捉小鸡、斗鸡、弹弹珠、丢沙包、造房子……翻翻女孩子的书包,总能从里面拎出由无数根橡皮筋结成的一条长长的皮筋来,而跳皮筋的花样也是一套套的,一般口中还念唱:“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儿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女孩们三五成群地蹦着跳着,在一根充满韧性和弹性的绳子上变换着无穷的花样。而在一边,斗鸡、玩弹弹珠、拍纸牌无疑都是清一色男孩子,免不了匍匐、扑倒在地,所以上课铃声一响,一定要在进教室前把身上的泥土拍干净,不然至少要在教室外“立壁”十分钟。下雨天不能出去,我们依然有玩法,在课桌上玩挑棒冰棍,把收集了一个夏天的棒冰棍子抓在手上突然散放下来,看你怎么一根根的挑起而不连动别根。

    乡村田野里的小麦黄了、稻谷熟了,期盼中农忙假也来了。每年夏、秋收的时候,学校都会给学生放差不多一周的农忙假,这个额外的假期既调节了我们的学习强度和节奏,也让我们体验到了田间劳作的艰辛与快乐,每年农忙的苦与累,恰成了追逐梦想的助推剂。

    对于农村小孩来说,我们认知世界的窗口,除了父母,就是村头的学校。乡村学校虽然简陋,师资欠缺,学生也不多,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享受那个年代学校特有的快乐,这种快乐来源于我们生活的简单,内心的明快,没有过高的要求和过多的压力。每日系上红领巾上学,在课桌上刻“三八”线,用粉笔末刷白球鞋,除“四害”交老鼠尾巴,还要交牙膏皮和废报纸……日子如同书页一样,呼啦啦的翻过去,我的小学、中学就在这无忧无虑中悄然而去。时时想起在乡村小学的生活,那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岁月让我终生难忘。

    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在这样的学校念书啊,简单、明快而朴实。可是,那远去的乡村学校,以后恐怕再也遇不到了。

  施敏(新华医院)

 
返回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11 上海医务工会 版全所有
沪ICP备160276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