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今日天气预报   
无标题文档
职工风采
  书画
  摄影
  杂文
  优秀人物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职工风采> 杂文
忽然想起了三年前
2017-03-20
 

□ 叶   (沪东老年护理院)

 

2016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阳光从云丛中挤出了笑容。望着窗外忙碌不减的车水马龙,忽然想起了三年前,自己背着行囊离开老东家时一步一回首的模样。生命像是荒诞的蒙太奇,害怕改变又拒绝一成不变,恋恋不舍又不愿裹足不前。很好奇,究竟有多少人同我一样,在十几岁时疯狂地迷恋“出走”,等到了二十八岁的关卡,恨不得把所有重要的、在乎的事物牢牢紧握手中?总被朋友嘲笑保守过了头,孰不知,恐慌的源头并非未知,只是不愿目睹人情的善变。

“你曾经比任何人都坚强,笔直地仰望天空,但是太多的现实,却使你变得有些胆怯。”耳机里突然传出的唱词,幻化作锐利的芒刺狠狠刺进胸口,本能地想要落泪,一丝冷笑却扬起在嘴角。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成长?放下执拗与纠缠,学着从容与看淡。

“不是的,我还是三年前、五年前的那个我。”好想大声喊出口,在不知所处的世界中心,喧嚣无人介怀的渺小心绪。我当然还是那个我,那个随身携带一本小说,见缝插针翻上两页的我,那个分分秒秒插着耳机,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我,那个置身人潮也会以孤岛自诩的我,那个与绝望

却也知晓,心底近似基因序列般纤弱而致命的什么在这一年里悄悄发生着改变。如果必须———如同寻觅云海中的明月,如同逼视阴翳里的落日———下个定义,或许该称之为在海市蜃楼的碎片里捕捉转瞬即逝的永恒。比如整整三个月,远离纸笔,清空思绪,撕下高冷名牌,扮演派对动物,觥筹交错间的空洞语言恍若廉价孤独的无上救赎;又比如在只身独处的周末,抛却情怀,搁置诗意,穿越酷暑严寒,挑战体能极限,迸裂心跳下的肌肉酸楚仿佛苍白生命的绚烂点缀。无所谓对错,不在乎结果,放弃追逐不知晴雨的“明天”。

“幸福就是威化饼干做的椅子,明明就在眼前,但绝不能坐下”。喜欢江国香织的句子,幸福近在咫尺,却不曾为人占有。

2017年的第一个清晨,拖着喧嚣浮华,压抑胆怯犹疑,只身一人同108张陌生的面孔在不足108平米的房间里用108遍拜日揭开新年的帷幕。举臂、俯身、起跳、支撑、屈肘、仰首、后移、穿越、山式站立,55分钟的108遍重复是体能的锤炼,更是心志的洗礼。还记得在习练结束的那一刻,欢呼四起,掌声汹涌,间或上演的拥抱消弭了原有的生疏与隔阂。

当然我懂,欢呼、掌声、拥抱不过是刹那的芳华,收起垫子,踏出教室,寒风凛冽依旧。然而,所有的故事终将完结,又有多少情感可待细细品读?与其妄念天长地久,失意于终点的荒芜,不如就用浅浅的微笑封存当下的心意相通。

邂逅,相识,思念,独立,和解,作别;闪回,快进,叠影,倒置,重复,归零。来年此时,多少期许褪色成黑白,又有多少祈愿盛开作救赎,而我又将怀揣怎样的笑容,奔赴何处?
 
返回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11 上海医务工会 版全所有
沪ICP备160276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