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今日天气预报   
无标题文档
职工风采
  书画
  摄影
  杂文
  优秀人物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职工风采> 杂文
没有哭声的葬礼
2017-04-17
 

老挝基本是个全民佛教国家,佛教是国教。老挝信奉的佛教,是小乘佛教,也就是当时西游记中唐三藏去西方极乐世界取大乘佛经之前中国信奉的佛教。两者的区别是什么呢,小乘佛教要求修习自身更多,是以自我完善和解脱为宗旨,所谓“今生修行来世得报”,而大乘佛教更注重普度重生,牺牲小我完善大我,所谓“利乐众生的慈悲心”。为什么要开篇介绍佛教的这两个分支的不同之处呢?因为这和我在老挝切身经历的一个真实的故事有关。

作为上海市青年志愿者,我来到老挝109医院工作后不久,一个周四的上午,外科主任早早地查完房,就通知我下午有个当地人的葬礼邀请我参加。葬礼,在中国是至亲和熟识的同事才参加的,场面严肃而悲哀,我心想老挝人的葬礼也不会差别太大。但作为一个国家文化的一部分,参加当地人的葬礼也的确可以让我更多地了解寮国的文化,所以我欣然答应参加。

简单的午饭后主任开车带我们去葬礼举行的村庄,在路上我打听了一下,原来葬礼去世的是他们医院ICU主任的大儿子,一个才刚满17岁的孩子,因慢性肾炎转为肾衰竭而去世。本来,血透可以延长这孩子的生命,但昂贵的血透费用(每次200元左右全部自费,老挝国民医疗保障非常单薄),对这个贫困国度中的普通家庭俨然是个大问题。主任家中有四个孩子,除了全家吃饭和日常开销,孩子还要读书,钱是个大问题。懂事的大儿子在血透了一个月后,得知血透要陪伴他的生命一直持续下去,毅然决然的拒绝了继续血透。他写了遗书,告诉父母他的决定,也给弟妹们写了信告诉他们要继续努力读书健康成长。不久这个年轻的生命就熄灭了……听着主任的描述,我瞬间都有点悲伤了,多么懂事的孩子啊!只可惜生在了一个贫穷的国度,这个葬礼一定会是非常的悲伤和动情的了。

很快,我们抵达了一个非常破旧的小村庄。下了车,贫瘠的样貌更甚于车上所见,坑洼的泥路,孩子们虽然穿着破旧、蓬头垢面,但掩饰不了他们的天真、活泼。艳阳下,几只土狗无力地耷拉着耳朵伏在路边。在一段开阔的广场区域中,就地搭有十几桌简易圆桌,已经提前到来很多医院同事,正坐在桌旁,喝着啤酒吃着老挝当地菜肴,甚至有人还打起了牌,吵吵嚷嚷的的场面,不禁让人想起了中国的“豆腐饭”———全然没有悲伤的气氛。

在一幢小土房的大厅里搭出的礼堂内,有十几个僧侣在礼堂里咏经,孩子的照片放在礼堂正中,还是用的学生照,好年轻的逝者啊!他的父亲穿着一身白服,出来答谢亲友,神情有一丝悲伤,但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痛。

不久,一辆卡车送来了仪式用的塔銮,连同逝者的棺木一起抬上了车,家属们也都上了车,全都是一身白衣,但都很平静,没有一点哭声。在和尚的咏唱声中,卡车缓缓地沿着村里的小路向前方的一座寺庙驶去。我们随着亲友一起跟着卡车,形成了一支大部队,路上我忍不住问了主任,后面的仪式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到了你就知道了”他说。

走了近五百米,大部队抵达了寺庙后的一片开阔地,那边已经支起了一个巨大的塔銮,下面放着木柴。火葬!我立刻明白了。死者的父亲和家人一起亲手将棺木布置到塔銮上,藏在塔里,然后开始了正式的仪式。

主持人宣读逝者的生平和评价,然后送上美好的祝福,大家一起排队将准备好的鲜花放在塔銮周围,并合十祝福。绕行塔銮一周后,在后面的水盆中洗手并在最后的盒子里放上纸钱(多少自己随意给)。死者的父亲和家人最后献花,并手捧死者的遗像合影。

所有的家人都没有哭,看不出明显的悲伤情绪流露。最后,由高僧和死者的父亲一起点燃了塔銮及底座下的木柴,冲天大火燃气,逐渐吞噬了塔銮和里面那个年轻的死者。同时高僧开始向人群投撒糖果,大家都很高兴地抢着糖果,这时候气氛已经和葬礼很不协调,人群中充满了开心的笑声和争抢糖果的开心的情景。

我不禁请教主任:葬礼为什么大家都不悲伤呢?主任答道:“我们相信,这一辈子,只是死者的一个磨炼,死者的灵魂已经经受了考验去往了下一站,在哪里他会过得更好!

原来如此!老挝的佛教意识已经深入了老百姓的内心深处,死亡并不可怕,也不用悲伤,他们眼里每个人都会经受考验,完善自己,做好自己,会在这一辈子之后去往更好的一下站。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葬礼上没有人哭的道理,大家是来给死者祝福和送行的,他的下一站肯定更好,根本不用悲哀。像这样的懂事的好孩子去世,亲朋好友还要高兴地庆祝,祝福他下一站能有更好的人生和体验呢。□  江潮胤(市六医院)

 
返回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11 上海医务工会 版全所有
沪ICP备160276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