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今日天气预报   
无标题文档
职工风采
  书画
  摄影
  杂文
  优秀人物
 
优秀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职工风采> 优秀人物
“为患者看好病是我的职责”——记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院士
2012-09-18
 
 
葛均波教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他被医学界誉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心脏病研究专家之一。
  
“葛氏现象”
葛均波十几年来一直保持着凌晨4点起床读书的习惯。勤奋加天赋,他在学术上成果不断,迄今已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SCI-E收录论文134篇,被引用2820次。
葛均波对心肌桥特异性影像学特征——“半月现象”的新发现,在学术界被称为“葛氏现象”。这一重大发现改变了目前对某些类型心绞痛的治疗,成果被编入国际权威心血管病教科书。
1996年,葛均波发现的可视冠状激光成形术受到国际同行瞩目,这项技术已成为治疗冠心病的又一良好手段。
葛均波还先后承担16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二等奖、上海技术进步一等奖、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国家级工程等诸多荣誉。
  
勇于开拓
1999年4月,葛均波放弃国外优厚待遇,学成归国,被任命为中山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心导管室主任、上海市心血管病研究所副所长等职务。
刚回国时,葛均波发现中山医院在心脏移植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基础工作,于是,他把从德国带回来的、有关心脏移植手术的所有资料都复印出来,供同行参考,并自愿承担手术后果。在葛均波的“鼓动”下,2000年5月,中山医院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在多科室协作下获得成功,如今,该院的心脏移植手术已成为全国的典范。
葛均波不仅勇于开拓, 在科研领域孜孜不倦,更将理论联系实际,不断引入新技术。在他的主持下,中山医院心导管室工作量直线上升,2001年全年完成心导管诊疗手术1600例,其中PTCA达到500例,是1998年的3倍和6倍, 2010年更是增加到了7627例。
冠心病的介入治疗是葛均波的强项,他曾多次受邀在国外公开做手术演示。大学时厚厚的医学教科书他能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背下来,葛均波的这身过硬功夫融入了多少心血,只有他自己知道。
葛均波在德国留学期间,就发明了可视激光冠状动脉成形术,回国后,他又创造了多个心脏病诊治上的“全国首例”和“上海第一”,如,国内第一例“带膜支架植入术”治疗斑块破裂;国内首例冠状动脉“高频旋磨术”;国内首例数字化双平板磁导航心血管介入手术;国内首例经皮主动脉瓣移植术;上海市第一例切割球囊治疗冠心病;上海市第一例冠状动脉腔内照射治疗技术;上海地区首例颈动脉支架植入术治疗脑缺血……
  
大医精诚
有位徐州来的老干部患多支冠状动脉血管病变,由于病情复杂,安放支架风险很大。老伴陪着老干部四处求医,却没人敢冒风险为他动手术。
辗转找到葛均波。葛均波为了这台手术,连着几个日日夜夜,反复推敲研究,反复讨论手术方案,预防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手术那天,葛均波和同事们在X线的辐射下工作了整整4个小时,手术终于成功。守在门口的老太太热泪纵横,拉着葛均波的手颤颤巍巍就要跪下,此情此景,在场的医护人员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
“医生最重要的品格就是真诚待人,把病人当成自己家人。也许最终结果并不圆满,但是必须尽力!”葛均波说。
葛均波上初中时骨折,留下了肘后翻的后遗症。他经常开玩笑地指着有点畸形的胳膊对同事说:“生病多么痛苦,应该多为病人想想。做医生就要做一名好医生。”
目前,我国有数十万冠心病患者需要置支架治疗。几年前,一个进口支架的费用将近4万元,有些患者还需要同时放几个支架。“这样下去,有几个病人用得起啊!”葛均波十分焦虑,“在我的病人中,有很多来自外地,每当看到病人一层一层地解开衣服,从最贴身的衣服内袋里掏出一叠钱,里面每一张钱币都带着体温,我明白必须把他的每一分钱都用到该用的地方。”于是,研制一种新型支架的想法深深种进了葛均波的心中。他与学生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休息时间,全身心地扑在找材料、搞药物涂层的技术上。研发成功的“可降解涂层冠脉药物支架”,不仅大大减少了支架血栓率的发生率,还将价格“缩水”至1万多元。现在,葛均波研发的支架,在全国超过900家医疗机构获得临床应用,平均每年超过8万例冠心病患者获益,每年为患者和国家省下12亿元的医疗费用。不仅如此,“葛氏”支架还出口俄罗斯、印度、新加坡等多国,近3年内为国家创汇523万美元。
用“心”忙碌
葛均波倡导成立了华东地区首条24小时全天候抢救急性心肌梗死病人的“绿色通道”,挽救了无数冠心病患者的生命。只要病人需要,哪怕深夜,葛均波也会来到医院抢救病人,甚至自己躺在病床时还在指导抢救患者。
有一次他感冒发热,在办公室里一边挂着补液,一边编写教材直到凌晨3点。正打算回家休息,突然一位急性心肌梗塞的病人需要抢救,葛均波毅然带领“绿色通道”的一班人,立即投入了抢救工作,挽救了病人的生命。
过度的劳累,体力和脑力的透支在葛均波身上不可避免地留下了痕迹。20多斤重的手术防辐射“铅衣”他经常一穿就是几个小时,长期的负重站立手术让他的腰椎不堪重负,甚至无法起身行走。即使如此,急性发作被迫卧床时,葛均波还是让导管室工作人员将手术病人造影图像接到他的床头,通过对讲机“遥控”手术,有时请同事将他的病床推到导管室,做一回“动口不动手”的“君子”。遇到紧要关头,他便硬撑着起来,亲自操刀,在场的同事、病人无不为之动容。
50岁不到的葛均波,已经两鬓斑白,黝黑的面色慨因为“吃”了太多太多的X光射线……
葛均波说:“为患者看好病是我的职责。我尽量做到,对任何人都真诚,对任何事都公正。在其位,谋其职,用激情对待工作,做一名好医生!”
葛均波为“心”而辛苦,因为他的心中装满了病人;葛均波教授为“心”欣慰,因为他的努力拯救了无数家庭;葛均波更是在用“心”忙碌着,为了救死扶伤的崇高使命、为了祖国的医学事业。□ 特约记者 陈惠芬
 
返回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11 上海医务工会 版全所有
沪ICP备160276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