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今日天气预报   
无标题文档
资料中心
  文件下载
  医工报
  年报
  视频播放
  优秀论文
 
医工报
当前位置:首页 >资料中心> 医工报
[四版] 散文 美术课
2007-02-15
 
     陈勤奋
    
     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艺术细胞,从小就不喜欢上美术课。那时侯我们把美术课称为图画课,上课的内容就是模仿完成老师布置的一幅画。我画的画母亲用两个字就能作出准确评价——恐怖,而父亲的评价则多出一些字——看你的画宁可听你唱歌的。当然事先父亲对我唱的歌也作出了评价——恐怖。也就是说,我画的画比唱歌更恐怖。不过我其他课的成绩都很好,在老师眼里我是一个好学生,所以图画老师每次都会在我惨不忍睹的作业上大度地打上一个很过得去的成绩:及格。对此我是很满意的,并且为了报答老师对我的鼓励,有一次我很仔细地打了格子,一点一点地临摹了一幅铅笔画,得了破天荒的一个“良”。这幅令我很得意的画我一直珍藏着,尽管后来在不知哪一次搬家时终于搬丢了,但我已经把它藏在心里了。
     上了初中,我的艺术细胞依然没有生长的趋势,画图水平一点也没有长进。不过没关系,反正图画课是副课里的副课,老师不见得会让我过不去。实在画不象样的时候,我会请同学帮忙,一位后来考进同济大学建筑系的女生就曾多次帮我完成那些作业。
     到了高中,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我,迷上了每周仅一节的美术课——那是美术课,而不是图画课。任课老师三、四十岁的样子,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用他带强烈家乡音的普通话给我们讲西方美术史,介绍那些经典作品和经典故事,比如米开朗琪罗的《大卫》、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他还组织了美术兴趣小组,我没有参加,但常常在结束了我的兴趣小组活动后去他的画室,看他教同学们画那些石膏像。等到他们结束,他会给我看他画的那些作品。慢慢地,他告诉我他的志向,告诉我现在他在积累,50岁之前决不发表作品。他和我的其他老师都不一样,他上的课也和以前的美术老师风格迥异。他低调、忧郁的气质和他讲课作画时那双发亮的眼睛深深吸引了我。流连在他的画室,看他画画,听他讲那些名画的典故,心里很是向往,如果不是高考的压力太大,我会跟着他学画的。
     从事严谨而少有浪漫的职业,却时常会有大师们的经典作品通过报章媒体映入眼帘,撩开尘封的记忆。心痛的一瞬间,后悔被我浪费了那么多不会再有的美术课,想起连名字都不曾记得的高中美术老师(他甚至还告诉了我他的笔名、他的号,我都一概忘记了),想起我最不喜欢的一门课曾经带给我的快乐。
     其实,被我忽略的,岂止是美术课。而觉得珍惜的,又往往是已经失去的东西。
 
返回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11 上海医务工会 版全所有
沪ICP备16027652号